当前位置: 中国教育 > 大发88游戏平台直营网 >

百年愿景:一所民办学校的生长力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时间: 2020-06-02 | 责编: 曾瑞鑫

前言:

嘉祥创始人向克坚始终坚持办“百年名校”的愿景。嘉祥教育开创于2000年,几乎和中国教育产业化同时开始。嘉祥的二十年,不仅代表着中国民办教育发展的二十年,其不断地创新和裂变,更是中国教育改革二十年的缩影。

在这里,我们很难详尽地描绘一部嘉祥创业史。但,我们可以去尝试发现一些未来教育的生长基因。正是这些基因,让嘉祥教育走向一百年,甚至,远不止一百年。

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创业团队

举大义之旗,聚天府英才

很多民办学校为了赚钱而生,但嘉祥教育董事长向克坚的第一个理念就让首任校长郭燮南惊讶:“实业振兴我国家,教育复兴我民族”,投资教育是滋养社会。

郭燮南还记得向克坚那句斩钉截铁的话:观念要新,起点要高,路子要正。要达到这点,就要高投入、高标准、高品位、高质量。

嘉祥集团将近十年经营房地产积累下来的2亿多资金,全部投入办学,这是前所未见的大手笔。

时间拉回到2000年,时任省重点中学简阳中学校长的郭燮南将正式退休。就在这时,一群嘉祥人拜访了他。

那时,公办学校校长退休后接任民办学校,已是惯例。就在1999年夏天,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大力发展民办教育,并在“十五”计划期间,形成政府办学为主体、社会力量积极参与、公办教育与民办教育共同发展的格局。但对教育产业化,郭燮南却始终抱怀疑态度。

尽管如此,嘉祥人的热情还是给郭燮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一次拜访后,向克坚董事长又带着整个集团领导层,邀请他的家人、简阳中学领导层、教职工代表、往届优秀学生代表在成都一起讨论未来教育变革。

郭燮南很明白,那时要想认真做民办教育,是很难盈利的。就在他退休那段时间,中国已有99所民办学校倒闭,“谁也不想成为第100所”。

但与嘉祥深入接触几次后,最终他留了下来。

九十年代,因为前期经济滞胀和后期金融危机夹击,整个社会几乎充斥着一种商业热潮和失落主义。在很多学校,老师“下海”、校外补课已成流行趋势。领导在台上讲话,下面开小会,甚至打麻将的情况都存在。但每次在嘉祥开会,则是“清风雅静”。参会人员几乎有问必提,有话必说。“每个人都有着极强的荣誉感,就像一个大家庭。”郭燮南回忆道。

要接下这个“大手笔”,却非易事。

嘉祥十周年校庆时,郭燮南被表彰为“感动嘉祥”首任校长

2017年11月,向克坚为吴丽校长颁发了“终身成就奖”奖杯,并以吴丽的名字命名了嘉祥锦江校区的一栋教学楼

向克坚给嘉祥第三任校长雷解民颁发荣誉证书

2000年刚创校时,堪称“全面困难”。对于有着13年校长经验的郭燮南来说,基建和制度建设倒在其次,最难的还是师资和招生。

当时,“普九”计划尚未完成,大学刚扩招,“包分配”“铁饭碗”还是社会通行观念。一个重庆师范大学的毕业生,多次沟通,签了合约,最后还是去了公办校;另外一位大学生,嘉祥拟招聘为计算机老师,结果爽约……这样的突发情况不在少数。

在当时,选择私立学校,教师需要巨大的勇气,不仅不是铁饭碗,养老金相对低得多,评优评先占劣势,而且竞争大、工作负担更重,户口及家属安置更是大难题……

最终,嘉祥提出了一个延续至今的策略——“优厚的待遇留人,真挚的情感留人,崇高的事业留人”。

待遇优厚到什么程度呢?郭燮南退休前是正处级待遇,月薪一千出头,而嘉祥刚入职的教师即月薪1200,教师总体年薪2—5万(不含奖金)。甚至在连续亏损的情况下,董事长带领集团管理层降薪,也绝不拖欠老师分毫。而在管理机制上,嘉祥集团的“家文化”也逐渐延伸。周末集团有舞会,假期组织旅游,过生日送蛋糕,逢年过节慰问家属。郭燮南很自豪,他说已经记不清当时给多少年轻教师当过主婚人、证婚人。

不论是招生,还是教师,嘉祥都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当时的民办学校,招生规模大都在千人以上,才能维持运转。本来,嘉祥如果降低标准,即可扩大招生,但是,嘉祥首届仍然只招了389人。

面对素质教育改革,嘉祥人还有着更长远的计划:用心做“小班”,不唯升学率。“我们的学生起点低、行为规范不好,老师多年轻、经验不足,那就从一点一滴、一言一行做起。老师要爱教、会教、善教,都围绕教。学生也围绕学,好学、勤学、活学、博学,都围绕学。”郭燮南说道。

这就对教师培养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三会”——普通话、计算机、外语,“三有”——教有所能、有特色、有成果,“六能”——当班主任、上选修课、转化后进生、辅导学生、教研、现代化技术;再比如干部“竞争上岗”制……学校对教师校外补课也严格限制。对于乱收费的现象,一律从严处理,从老师、班主任到校长全部处罚。规则一旦制定,董事会就放权校长,完全自主。

制度约束和董事长放权起到了关键作用。在这样的机制下,嘉祥成长出一大批能顶天的人才。

“建校初来的那批年轻人,敢于吃螃蟹,像滚雪球一样壮大了嘉祥。后来不少都成长为分校领导,余军在成华校区,张峰在彭州校区,周柏蔚在达州校区,何刚在乐山校区……”郭燮南细数道。

更重要的,嘉祥形成了不拘一格的用人风格。好几位老师起初任生活老师,因勤奋好学,考核合格后,转为学科老师,渐渐成为核心骨干。

一个核心基因:家文化

二十年追忆往事,老校长吴丽还时常回忆起建校不久的那个艰难时刻。

2003年春,非典肆虐。五一长假取消,随后,各地寄宿制学校开始“封校”。没想到的是,一封就是一个多月。

那时,嘉祥的第一所学校,即现锦江校区,才刚刚度过三年初创期。第二任校长吴丽接棒不久,第一任校长郭燮南则退居二线担任党委书记。

郭吴二人心里都明白,比起初创期诸般困难,疫情可能还更严重,考验的是人心。

那时,在嘉祥之前创办的几所知名民办学校,其中三所已经破产或转让。而更多的民办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开办,从1998年底的9所,猛增至2003年的38所,竞争激烈。

一个多月不能回家,有部分老师在开会时闹情绪,这让履新不久的吴丽略显尴尬。但很快,这次风波就被集团雷厉风行的防控工作冰释了。

向克坚董事长一句话给大家吃下定心丸:“决不让一个嘉祥人倒下!”

集团统一给员工配备提高免疫力的药物,承诺不裁员、不降薪……“3000多名师生的背后是3000个家庭的幸福。”在最困难时,公司副董事长向克玉亲自率领“竹岛小分队”进驻学校,第一句话是:“老师们需要安心教学,孩子们需要专心学习,后勤保障和学校安全就交给我们吧!”

于是,食堂、操场、楼道,随处可见戴着红袖套的小分队成员们的忙碌身影。适逢招生季,他们又从老师们肩上接过招生咨询的重担,还在校门外设点接待家长。

这就是嘉祥人引以为豪的“家文化”。

最令吴丽欣慰的,在家文化影响下,这种大爱还潜移默化传递给了学生:校学生会主动发起了对疫情严重地区孩子的募捐活动。与此同时,嘉祥还创办了第一个由学生自发组织的社团——学生志愿者协会,并持续发展至今。

同样影响巨大的,还有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当时,为了探索课程改革,吴丽正带着11名师生在英国短期游学,体验选课走班的教学方式时,成都传来了噩耗。

吴丽马上用手机和学校联系,没有回音,与家人联系,也没有回音,学生们纷纷与家长联系,仍然没有回音。整个下午,一行人呆在阅览室里,不停刷着网页,焦急地等待回复。

终于,临近傍晚时,时任教育处主任张峰的第一条信息传来:吴校,请放心,都安全,很有序,现在过半学生已离校。今晚我通宵值班,没事的。

吴丽说,这每个字变得像金子一般宝贵。接着,学生们的信息也纷纷传来……此后,老师和孩子们每天早上见面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分享这些短信。此时,“家”的分量从未如此之重。

吴丽知道,在这个“家”的背后,是嘉祥的管理机制、教师发展、课堂课程改革、学校文化,从无到有,正一步步走向自主和完善。

而有趣的是,嘉祥从创校到第三任校长雷解民,前两任校长郭燮南和吴丽都没有离开嘉祥,而是精诚合作,各尽其责,一起为嘉祥第一个十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雷解民更是将这种“家”文化的内涵延伸到了整个嘉祥教育理念的变革中:以生为本、以师为根,并落实到分层分类教学改革,探索导师制和精英培养计划。

在雷校长任上,嘉祥不断崛起:培养出了全省高考尖子生,4人进入全省文科前100名,5人进入全省理科前100名,中考更是连续多年第一。各类学科、艺体、科技竞赛活动更是喜报不断,累计有数千人次获得了省级、国家级奖项。

但比起这些耀眼的成绩,他更感激老师和孩子们。“师生乃缘,以心结缘。”

许多年后,孩子们还会记得,这位校长就像朋友一样,一起在运动场、校园里和他们散步聊天,共同分享酸甜苦辣。

一群“闯将”:裂变

2019年10月,嘉祥成华校区十周年庆,在操场上搭了一个白色的大棚子,点缀着彩色的气球,充满了节日气氛。董事长向克坚和校长余军讲完话以后,“抢话筒”时间到了,从分校校长,到普通教师,大家积极发言,想要有发言机会必须抢话筒。向克坚董事长告诉记者,这是嘉祥的惯例。

有一个稚气未脱的刚刚从国外回来的女教师,教育学硕士,自信满满地发表她对课程改革的看法,颇具国际视野。

这种场面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好像人人都是嘉祥的主人,嘉祥不是一列火车由一个火车头拉着,而是一组动车,每个车厢都提供动力,推着嘉祥向前。这种向前的力量也造就了一群闯将,导致嘉祥裂变出众多分校和机构。

余军,就是裂变出来为嘉祥撑起一个优质分校的典型人物。

“女儿催我退休,还有不少机构高薪挖我,可我从没生出过离开嘉祥的念头。”61岁的嘉祥成华校区校长余军对记者说。声音透亮、干脆,就像她本人,单纯中有力量。

三十多岁考上北师大研究生,毕业后,余军原本在一所高校任职。按照“铁饭碗”的理想,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余军早就“光荣退休”。但是,2000年,一向优秀的女儿小升初发挥失常,面临择校危机。

恰好余军高中的恩师蔡永娣,受邀来嘉祥当副校长,四处找这位爱徒,于是余军带着女儿“跳槽”了。

进入嘉祥后,余军从语文老师干起,一心打磨业务能力。她还记得董事长向克坚那句令她印象深刻的话:“学校的未来属于你们。”这是向克坚许给老师们的未来,也是嘉祥的未来。向克坚喜欢单纯的人,因为他们相信未来。只有相信未来的人,才适合做教育。事实证明,在嘉祥,相信未来的人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这也是向克坚董事长最得意的事情。

半年后,余军升任语文教研组长,又通过“海选”当上主任助理,历任招办主任、教科室主任、校长助理、小学部校长等等。一路走来,余军说,改变的不仅是孩子、学生,更重要还是她自己。

余军是急性子,常免不了对“慢半拍”的女儿求全责备。来到嘉祥后,她逐步接受“女儿不是天才,只是普通孩子”的事实,慢慢学会放开手。女儿虽然反应慢,做事却谨慎周密。在嘉祥老师们的鼓励下,她一路从小组长、劳动委员做到班长。有了自信,数学成绩也随之提升,从中下到前茅,最终考入成都七中。

“嘉祥一开始就重视打基础。如何自我管理,如何与人相处,这些影响对孩子是终身的。”余军对记者说。女儿在国外如今已经十二年,自始至终都是独立生活。余军觉得,当初的路是走对了。

2009年,成都名校龙头们几乎同时成立了教育集团。嘉祥也紧跟步伐,在成华区组建第一所分校。杨小平校长管理半年后,到郫都筹备第二所分校。余军接替成为成华校区校长。

可能很多人难以想象,如今备受追捧的成华嘉祥,诞生之初竟是租借公立学校校舍。由于地处老工业区,街道狭窄,到处是破旧厂房,校园环境更让人“心凉”。成华校区十周年校庆时,罗燕老师回忆起当时的心境,还这样写道:教学楼外立面脏污不堪、永远关不了门的厕所、凹凸不平的操场,望着眼前的一切,心如庐山瀑布直落九天……我怀疑人生:这就是运筹于帷幄之间、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嘉祥集团扩张的第一所分校硬件环境?

第一年,学校只占一层楼,6个教室,招生186名,初一4个班,小六1个班,生源不容乐观。之后,4楼,3楼,2楼……一年增加一层。

两校同居,在管理上难题更多。嘉祥的升旗仪式,只能在4楼演播厅举行;初中学生只能围着教学楼跑步,小学生就在花园里做些简单的体育活动;晚自习,还隔三差五地停电。最艰难的还是早上:由于两校学生错峰早读和早餐,为了赶早读,嘉祥的老师们必须6点10分起床,赶着出租车,啃着洗漱时蒸热的馒头,奔向学校。

亲身经历过嘉祥本部创业艰辛的余军深知,要化解这一切困境,除了靠时间,还要靠团队。在余军带领下,管理层率先垂范,亲力亲为。教学工作,发挥集体智慧,互相理解、互相搭台。对外关系,尊重第一,按规矩办事。十年间,成华校区获得成都市一届中考第一,三届第二,撑起了嘉祥分校的口碑。

但在余军心中,她最自豪的还是这个团队。十年里,成华校区向外输出了多名校长、高层干部,成华校区也被称为嘉祥分校校长的摇篮之一。

十年,对嘉祥来说,可谓质的裂变。这种裂变既是时代使然,更离不开嘉祥的每一位“闯将”。但这位60多岁的“闯将”仍然说,一切才刚刚开始。嘉祥将迎来新转型,她深感责任重大。

正如嘉祥自贡分校杨小平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随着经济发展和教育政策转变,民办教育将由精英教育、选择教育、个性教育走向公平教育、均衡教育、属地教育。失去选择生源的最大优势,回归到与公办教育同一起跑线,这将是包括嘉祥教育在内的民办教育面临的最大困难与挑战。但嘉祥人过去20年的积累,不怕这样的挑战。”

一个战略转型:“内生治理”的良性循环

2011年初,沈翼回成都休假,他是IBM战略咨询顾问,顺道和老友向克坚吃饭。没想到这一聊,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

嘉祥集团副总经理、嘉祥集团首届轮值委员会主席蒋涛

嘉祥集团副总经理沈翼

沈翼早年留学美国,此前又曾为学而思等机构做过战略咨询,自忖还是了解教育的。但听着向克坚对教育变革的热情,对民办教育公益化的理想,还是吃了一惊。他决定转行试试,开始为嘉祥做战略转型规划。

建校十一年,嘉祥早已度过困难期,坐稳了成都市中考头把交椅的位置,并逐渐朝着“大教育”转型。

2007年,嘉祥扩展学历教育,开始涉足幼儿园。2009年,第一所分校嘉祥成华校区建立,接着是郫都分校。2010年,嘉祥九思培训学校成立。2012年,继续投资国际高中。至此,嘉祥不仅实现了K12完整学历教育,同时,还不断增加各地的分校,扩大培训市场。可谓三线并行发展。

这样一来,如何避免产业扩大过程中的“尾大不掉”导致结构失衡,正是沈翼要做的集团化发展战略规划。

多年来,关于嘉祥一直有个非常流行的传闻,那就是股改、上市。股改确实改了,2015年,嘉祥教育启动股权改革,推行“合伙人”制,让老师们“真正成为嘉祥教育的主人。”

但观望的人没有等来嘉祥上市,向克坚董事长坚定认为,嘉祥教育核心资产永不上市,好的教育不能被资本绑架。这不仅是向克坚本人对教育回报社会的初心的坚守,也是嘉祥集团整个发展战略的规划使然。

“在最开始做规划时,我们就达成一个共识:教育本身是公益事业,是不能赚钱的。但是,要真正达成优质教育,又必须高投入。这就形成了矛盾。那么,关键就是,如何让嘉祥品牌的无形价值转化为培训等部分的有形资产,并进而反哺教育公益化,实现良性互动。”沈翼说。

沈翼踌躇满志,但要真正实现战略资源整合,并不容易。他曾跟向克坚承诺,只要三年。向克坚笑笑说,十年吧。

没想到真做了十年。教育是个慢过程,在沈翼看来,虽然学校管理和企业管理有许多共通之处,但是,一个即使在几十万人的企业运行良好的机制,拿到几千人的学校,也需要一个很长的磨合和落地过程。

沈翼还记得,在一次课程改革研讨会上,大家就“学生学科之外的多元发展问题”争论不下。一是家长依然有根深蒂固的“唯成绩论”观念,二是教师非常担心各类课程和活动影响学习,三是班主任对学生管理也提出了要求。如何平衡这些争议?沈翼便引入了一个管理学理念:“评价什么,得到什么。”一时让很多老师瞠目结舌,进而赞许。

事后沈翼才意识到,这个理念其实直达教育的核心:培养什么样的人——也只有搞清楚这个问题,才能解决各层面的分歧,才会最终在绩效评价和管理上达成一致。

做大还是做好,这是个问题。对这一战略转型,现任轮值委员会主席、集团副总经理蒋涛感触尤深。这位之前主要负责嘉祥房地产发展和各校区建设的“后勤大总管”,直到2016年才正式接管教育板块,并进行了职能部门改革。

“之前我们一直是做大的思维,希望打通产业链,但做到一定程度,优势和短板开始相互掣肘。因此我们更进一步提出‘内生治理,优质发展’的整合思路,打造嘉祥好教育。”蒋涛说。

以在线教育为例。嘉祥也曾对此充满热情,曾一度收购了石室在线,成立“嘉祥云”,并承袭了石室中学原来在全省的云培训,希望利用品牌效应向市场推广嘉祥课堂。但是,这个计划一开始就受到了重创。嘉祥课堂有非常强的特殊性,整个团队也只具备录入输出的基本能力。而且做网课,不仅在硬件上需要大量投入,还需要配套课程变革,成本巨大。

这一项目虽然很快被砍掉了,但是,嘉祥也没有放弃在线教育。最终,这一项目被拆解为两个项目:一是嘉祥教育基金会,最终通过教育精准扶贫的方式开始了小金项目;其次,则形成了嘉祥内部的“双师课堂”及联合教研改革。

事后总结,蒋涛觉得,这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仍然是嘉祥的慢教育基因。教育是一个慢过程,产业整合同样是慢过程。唯有慢,才能健康,才能真正持续百年。

2007年,嘉祥开始涉足学前教育

一场未来教育革命:提灯人

2019年11月,一场“中美大学—中学教育圆桌论坛”在美国西雅图全球创新学院举行。受邀参加的,有15所中国中学,12所美国高中,以及清华大学、华盛顿大学等8所中美高校。

在创新拔尖人才培养的分论坛上,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成都七中嘉祥外国语学校校长张文川作为两位中国代表之一发言。他介绍的“嘉祥五力英才模型”和“二四分段六年一贯”的课程改革、探索“立体衔接”的育人模式,在会上引起热议。

近二十年来,课程改革一直是中国教育深化改革的核心问题。从借鉴国际流行的IB课程、STEAM课程,到重建传统人文课程,五花八门。那么,嘉祥课程改革的独到之处又是什么?

张文川最想说的还是人。“我们一直说全人教育,人,不仅是一个面,更是一个过程。”

就在今年1月,跟四位绵阳实验中学1996级的学生聚会,张文川还感触颇深。这些学生中,一个在金融公司做CEO,一个是银行行长,一个是省级电视台金牌主持,可谓个个精英。但最令他念念不忘的,还是另一个学生。

成都嘉祥外国语学校&成都七中嘉祥外国语学校现任校长张文川 图_汤成米

在当年应试大背景下,这是个有名的“学困生”。但张文川发现他有一个优点:能静。因为能静,爱画画、雕刻,动手能力强。张文川索性就降低了学业要求,鼓励他发展爱好。毕业后,这个学生没读大学,去广州学理发,后来成为成都知名的美发师,如今已是十几家连锁理发店的大股东。这是他至今还引以为傲的事。

“我是干了教育之后才有情怀的。”张文川经常对老师们开玩笑。

小时候,张文川最讨厌当老师。他的理想,是当工程师。觉得一定要像爱迪生,才是最牛的。大学没念上心爱的化学系,“下棋、打牌、喝酒、乱读书,混过去了”……直到当老师,他才重新找到人生的意义。

他还记得在绵阳实验中学,有次教一个班,教了一年,倒数第一。这事对他打击很大,班主任灰头土脸,有的科目老师把学生骂得头也不敢抬。他不服气,专门研究怎么帮扶学困生找到闪光点、激发自尊心、培养自信心,然后再加强课业辅导。结果第二年,年级第一。第三年,全市第一。“什么是好教育?不是考分高就是好教育,不是某方面人才出得多就是好教育。

我的理解是,尽可能让每个孩子发现自己的特长,做擅长的事,找到自身的存在价值,这样的教育对社会才有意义。”

这个过程,给了张文川十足的自信,如今在嘉祥大力推动潜能生培养计划。

“我们真正要实现优质教育均衡,底气就在于,不但能教出优生,学困生来了,我们同样能教得好。”张文川说。

向克坚曾经说,真正的教育公平是“有教无类,同时还要因材施教”。

对于优生,嘉祥在国家基础课程和校本选修课程之外,搭建了更多平台。从最初的导师制、“精英计划”,到创新学部、五力英才培养计划,专门为这类学生创设个性化发展平台。

“课程改革,更准确地说,就是如何为学生搭建适合他自身的平台。做课程其实是做平台。”比如探索高中大学衔接,和清华北大合作,开设“大学先修课程”;清华大学推出强基计划,五个数学基地校,嘉祥位列其一;与上海交通大学缔结了创新人才贯通式一体化培养伙伴关系,在电子科技大学开办了人工智能工作室……

对于其他方面的特长生,嘉祥也尽量搭建平台。比如爱好篮球,可以去休斯顿体验火箭队的日常训练。爱好科创,可以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实验室,进行半个月项目式学习……

近年来,嘉祥开始探索“立体衔接”的育人模式。所谓立体衔接,“其实归根结底是一个怎么看待人的问题。人是完整的、全面的,他由于学段划分,打破了这种完整性。”张文川说道。

从2010年开始,嘉祥就开始探索创新拔尖人才培养,几年后发现最大的问题,依然是时间成本。“其实高中孩子在很多方面都已成型。即使可以做一些综合素质实践活动,效果也不明显。”

这促使嘉祥开始探索“二四分段、六年一贯”的课程改革。简单讲,就是把初中、高中、大学三个学段综合起来。中学六年整体规划,减少初三和高三段重复性学习,把剩下的时间,更多用于创新能力和核心素养培养。

但对嘉祥而言,这个课程的规划还远不止于此,最终是要设计一个从学前到大学一以贯之的课程体系。比如五力模型中的思维力,尤其强调批判性思维和创新意识。近两年,已开始尝试向小学和幼儿园阶段延伸。

“人的思维很复杂,但它的起始却很简单,是渐进的过程。”比如第一步,分清事实和观点,这是小学阶段的批判思维小课堂。在嘉祥英卓幼儿园,思辨思维的培养也被纳入实践计划。中大班的孩子还可接触编程教育,2019年年底,嘉祥各分园联合举办了幼儿编程大赛。

“学制打通后,嘉祥还可对孩子进行长期追踪,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形成连贯的学段衔接课程。在嘉祥,大班孩子就可去小学参观,熟悉小学。因此,小学第一天开学,极少见到嘉祥幼儿园毕业的孩子在校门口哭闹。”嘉祥英卓恩教育管理有限公司总监钟益告诉记者。

在学校之外,嘉祥还投入重金,成立了教育科学研究院,由原嘉祥锦江中学校长张军领衔学术委员会,积极推动嘉祥集团整体的教育变革和课程研究。2020年,民办教育又开启大变革。对于未来挑战,张军依然充满信心。“我们要做的,就是提供各种条件让大家把能量释放出来。”

向克坚曾对学生说的一句话,张军还记忆犹新:我们老师无非是提灯人,照亮你们的未来前程,期待未来你们能接过我们手中的灯,照亮世界……

嘉祥的愿景是办“百年名校”,图为嘉祥学子赴美进行国际交流

(供稿 《时代人物.新教育家》杂志社 )


网站地图 9亿游戏登陆地址直营网 88必发88直营网 万博游戏开户直营网
申博娱乐下载 申博游戏网站 澳门太阳城游戏 太阳城直营
888真人官网直营博彩 金多宝论坛香港马会 大富豪彩票黑平台直营网 广东会登入
88必发娱直营网 亚美游戏永远多一点直营网 大发88游戏平台直营网 万博游戏注册直营网
一号平台直营网 玩家汇直营网 九亿游戏平台直营网 88游戏中心直营网
1111ib.com 988PT.COM 1112934.COM 999sbsg.com XSB558.COM
8QZS.COM 78XTD.COM XSB163.COM S6184.COM 1112997.COM
8LJS.COM 587DC.COM 388TGP.COM 451xx.com 57XTD.COM
828XTD.COM 333TGP.COM XSB1111.COM 988BBIN.COM rp138.com